邯郸壹歌视觉舞美专业承接.灯光.音响.视频.LED租赁.舞台搭建.演出设备租赁.及企业年会.发布会.会议.展览.活动设备租赁,邯郸演出设备一手供应商,我们更专业
演出案例

business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+15833065665 地址:河北省武安市桥西路589号
手机:15833065665
手机:13333202385
邮箱:6138488@qq.com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 壹歌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预计全年票房损失300亿,影院复工前路漫漫

编辑:壹歌小刘 时间:2020-06-17 23:00

要说今年受疫情拖累最严重的行业有哪些,那么电影行业恐怕是高居榜首的行业之一了。4月29日,国家电影局召开的电影系统应对疫情工作视频会议上,分析了疫情对电影行业带来的影响,当时估算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,相比于电影票房收入分别为600亿、613亿元的2018年和2019年,今年的电影行业恐怕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半壁江山。
 

 

        而且,这也还只是对于票房损失较为保守的估算,2020年已经过去一半,整个电影行业仍处于停滞状态,接连错失春节档、五一档和暑期档的电影行业,剩下的时间里很难凭借那不知存在与否的“报复性消费”扳回一城,这点无论是在餐饮业,还是在线下娱乐业的其他行业,都用实际表现得到了证明。
 
资金告罄,近半影院濒临倒下
         电影行业的萧条,不仅是影片出品方寒冬,也是影院的“滑铁卢”。
         近日, 中国电影家协会联合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及各大电影院线发布了 《电影院生存状况调研报告》,报告以发放问卷的形式,对全国一二三线城市经营相对成熟、较有活力和市场竞争力的影院进行调研,最终回收有效样本187份,调研报告显示,187家样本影院中,将近半数影院(47%)账上资金不足,现金流告急;42%的影院认为自己有“关门大吉”的风险;10%的影院有可能转手继续经营。 
 

 

        该报告的187家样本影院的数据还显示,平均每家专职员工有15.4人,兼职员工7.5人,以此推断全国12408 家影院(截止2019年底数据)的一线从业人员总数在30万人左右。
        疫情期间,在场地房租、设备维护、员工成本、水电费等开支上,不管是对于全国2000多家年票房不足百万的小影院,还是对于万达影城这样的行业巨头而言,都是极大的压力。
 

 

         虽然有少部分影院尝试转型“零食电商”,与外卖平台合作,售卖影片衍生品和零食,但这只是杯水车薪,为减缓生存压力,一些应院不得不对员工“下手”。调查显示,早在三月底,就已有20%的影院进行了裁员。另有12%的影院表示,目前正在进行薪酬调整,不排除后期裁员的可能。仍有68%的影院表示坚持不裁员,以各种方式度过难关、保存实力,以待未来。裁员的影院大多是1000座以下的中小规模的影城,依此也可以判断小规模影院的抗风险能力相对较低。
        据统计数据显示,2020年第一季度全国总票房22.38亿元人民币,同比2019年下降88%。2000座以上规模影院同比下降87.7%,500-2000座规模影院同比下降88%,500座以下规模影院同比下降91.3%,也证明小规模影院受创程度最大。
        另外,裁员影院中,2019年新开业的影城有7家,占受访样中新开业影城的29%,疫情对新影城打击较大。对比不同开业年限的影院亏损情况来看,开业7年以上的老影院和2019年以后新开业影院平均亏损情况较为严重,而4-6年较为成熟的影院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。
 

 

影院复苏前路漫漫
         自疫情好转以来,国内的影院就一直在复工与停摆之间挣扎。早在疫情好转的3月份,就有部分影院尝试复工,但上座率并不太理想,而几天后,财新网、中证报、扬子晚报等多家媒体报道,“接国家电影局紧急通知,所有影院暂不复业,已复业的立即暂停营业。具体复业时间等国家电影局通知。”这给影院的第一轮复工划上了句号。
 

 

         伴随着疫情的好转,大多数行业的复工政策也得到松绑,影院在这时似乎也已经窥见了那缕照进角落的希望之光。5月8日,国务院发布指导意见,指出在落实防控措施前提下,采取预约、限流等方式,开放影剧院等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。
          但不久后,国家电影局再次发出通知称,全国电影院的开业必须执行统一的时间安排,关于国内电影院恢复开放的进展,国家相关部门正在积极组织片源,制作影片硬盘及密钥,并适时安排上映档期。这再次让影院复工的计划“熄火”。但该通知也带来了好消息,电影局表示,部分省份将制定影院开业工作导则、经营指导意见等,同时强化政策引导和对电影院的资金扶持。例如,5月14日,财政部和税务总局发文称,免征影院2020年度增值税和文化事业建设费。地方上,上影集团就推出了全国首个“影院抗疫纾困基金”,总额达10亿元;北京市则在4月份将影院纳入“房租通”政策,对符合条件的影院给予房租补贴;包括江苏、浙江、广东、浙江等省份,也都出台了针对房租、社保、税费等在内的各项财政补贴。
          但复工的再次宕机,还是让失落的情绪继续蔓延在影院行业内,据上述的调研报告显示,九成影院并不看好疫情后短期内恢复活力。半数影院认为,恢复营业后要达到疫情前的观影状态,至少需要3-6个月,还有37%的影院认为需半年以上时间。
          因为大多数片方不会在影院复苏前将新片投入市场,观众能到电影院看的短期内可能只会是旧电影。影院与疫情后观众最希望进影院观看“新片”诉求相同,九成以上的影院认为无论是“国产新片”还是“进口新片”都是拉动观众观影的重要因素。而“复映片”只是填补新片短缺空白的手段,所以,如果用“复映片”投放市场,无疑会减缓电影市场的复苏。
 

 

         另外,因为新片持续观望的可能性较大,扎堆上市的积极性不会太高,这就需要行业联手集体自救。以往经验显示,策略良好、类型精准、营销到位的复映片也能收获不错的票房成绩,并且疫情后复映片多为片方公益提供,所有收入归放映端所有,因此积极组织放好复映片也不失为一种好的策略。

         但影院还是需要考虑如何通过“复映片”刺激观众观影欲望?一些影院就建议复映视觉效果震撼的3D、科幻等类型影片,突显影院放映设备的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,从而达到撬动观众走回电影院的效果。

 

疫情加速洗牌
         对现在国内的电影院行业来说,复工虽然等的焦躁,但更牵扯人心的还是电影院行业正面临着一场行业变局。过去几年,由于资本的大量流入,电影院的扩张已经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状态,产能严重过剩。有从业者自嘲说,“扩张确实太快了,达到了恐怖的状态,比如两个极端的城市天津和佛山,天津一条街上就有几十家,佛山这么大的城市总共有100多家电影院,太过剩了。”
         根据灯塔专业版App数据,2014年到2019年,中国影院数由4891家增长到11361家,涨幅132%;银幕数由26034块增长到68284块,涨幅162%。在2017年一年之中,国内银幕数由4.3万块上升到5.3万块,超过北美的4.5万块,成为全球银幕数最多的市场。
 

 

         与许多行业市场一样,产能过剩带来的是竞争升温。一些小影院充斥市场,挤压一线大影院的生存市场。但正如上文所说,一些小影院因为现金流不足,抗风险能力低,已经接近于崩溃,一些优质影院正凭借雄厚资本浮出水面,以低成本接盘那些濒临破产的影院,从而加速自身的扩张。
         疫情加速影院行业的洗牌,对于灯光音响行业而言,有喜有忧。影院结束疯狂的盲目扩张,可能会给面向影院方向的部分产品销量带来短期影响,但也应该看到,随着影院的洗牌,影院行业也会在混战中走向秩序,同时这些在混战中胜出的大影院,对于影院的长期布局也会有一个跟为明晰的看法,即伴随着观众对观影效果要求的提高,特别是沉浸式氛围,如杜比音效的视听感受,也可能会促使这些大影院进一步改善影院设备,以此增强自身在市场中的竞争优势。
 

 

 

         整个世界就像一个闭环的生态体系,少了谁都可能会影响到一个链条传动,世界并不能只追求缺憾的美,而更应该追求完整的美,我们也期待着,那个在缺席了将近半年之久的影院,能在不久的将来回归到我们的生活中。
返回列表

上一篇:关于2020年广州(国际)演艺设备、智能声光产品

下一篇:北京疫情反复,多个演出场所与景点再度按下“